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黑龙江省法学会 > 法律实务 > 正文
扫黑除恶——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绑架罪案例
发布时间:2019-11-08 16:07:08 来源: 

云南省蒙自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张烈彬、张源、尹锡林、胡美菊、彭坚、彭涛犯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绑架罪

 

裁判规则:

行为人在成立公司后以个人名义发放贷款,并在受害人到期不能还款时纠集其他行为人及社会闲散人员采取威胁、看守、殴打等暴力手段追讨债务,通过此方式非法所得金额数额特别巨大,社会影响较为恶劣。该公司人数达到六人,具有一定的组织性,实施了违法犯罪行为,且具有一定的危害性,应当认定为已具备了“恶势力犯罪集团”的“组织特征”、“行为特征”以及“危害特征”,应将其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并在量刑方面将其纳入考虑范围。

 

基本案情:

张烈彬以他人名义注册成立龙航起点公司(蒙自市龙航起点汽车商贸有限公司)后,邀约张源、尹锡林入股,因张烈彬的债务问题,由其妻子胡美菊与张源、尹锡林签订《股份合同书》,约定张源占股40%、尹锡林占股30%、胡美菊占股30%。随后,该公司名义上的的法定代表人将该公司转让给张烈彬、胡美菊夫妇,由胡美菊担任法定代表人。随后四人对该公司进行宣传,以胡美菊个人名义从事小额贷款业务。其经营模式为张烈彬、尹锡林与借款人谈妥借款金额、利息及相关费用,报张源后决定是否放贷,然后以胡美菊个人名义签订《借款协议书》,协议上仅写明借款金额、违约金及上门追讨费用,利息、手续费等费用在放款至借款人账户时现行扣除。到期未还款的有胡美菊电话催收,仍不还款的,由张烈彬、张源、尹锡林安排彭坚、彭涛纠集社会闲散人员以滋扰、威胁、跟随、看守、殴打等手段追讨债务。张源、尹锡林、胡美菊定期收取股金利息,胡美菊、彭坚、彭涛按月领取工资。2016年至2018年期间,张烈彬等人通过该方式敲诈勒索所得金额达120余万元。

公诉机关以张烈彬、尹锡林、胡美菊、彭坚、彭涛、张源犯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绑架罪为由,提起公诉。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六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言语威胁、殴打、跟随、看守等手段对本案被害人实施威胁或要挟,强行索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六被告人在索取非法债务过程中,非法限制多名被害人人身自由,已构成非法拘禁罪。本案是以民间借贷为幌子实施的“套路贷”犯罪行为,六被告形成固定的犯罪组织共同实施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已形成恶势力犯罪集团,被告人张源、张烈彬、尹锡林是恶势力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被告人胡美菊、彭坚、彭涛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张源、尹锡林、胡美菊、彭坚经电话通知后到岸,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当认定有自首情节;被告人彭涛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可以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源、尹锡林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涉案赃款和违法所得予以追缴。被告人张烈彬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100 000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总和刑期十七年,并处罚金100 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100 000元;被告人张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100 000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总和刑期十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100 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100 000元;被告人尹锡林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100 000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总和刑期十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100 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100 000元;被告人胡美菊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80 000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总和刑期十三年,并处罚金8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80 000元;被告人彭坚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80 000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总和刑期十三年,并处罚金80 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80 000元;被告人彭涛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80 000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总和刑期十二年,并处罚金80 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80 000元;已冻结的被告人张源招商银行账号为62XXX65账户内金额1000元、中国建设银行账号62XXX04的账户余额3 670.3元、富滇银行账号为62XXX74的账户内余额4 890.59元;被告人尹锡林民生银行账号为62XXX19账户内金额124 966.79元、招商银行账号为62XXX86账户内金额8 900元;胡美菊富滇银行账号为62XXX81的账户内余额1 346.92元依法予以追缴。未到案赃款1 073 879.4元及违法所得45 996元依法继续追缴。作案工具钢管18根,依法没收后予以销毁。

被告人张烈彬提起上诉称:认定其构成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后期未参与公司管理,对于追债中对被害人殴打、恐吓不知情,其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仅构成非法拘禁罪;其没有实施犯罪行为,不是犯罪集团成员,不应认定为首要分子。被告人张源提出上诉称:本案不属于恶势力犯罪集团的犯罪;本案的借贷行为不属于套路贷;认定犯罪事实证据不足;本案不符合敲诈勒索罪法的犯罪构成要件;其对非法拘禁行动不知情也并未参与,不应担责;其亲属在二审审理期间代其缴纳罚金100000元,且其本人认罪悔罪态度较好。被告人尹锡林提起上诉称:原判认定事实不清,其主观目的是获取高额利息而非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签订借款协议时,未进行哄骗威胁,也未签订虚假协议和虚增债务,不符合套路贷的客观表现,只是高利贷行为;敲诈勒索罪的犯罪数额应当扣除借款本金及法定利息部分,第一起犯罪事实是张源的个人犯罪行为,金额应予扣除;其有自首情节,得到部分被害人谅解,且被害人等人具有明显过错,请求从轻处罚。被告人胡美菊提起上诉称:其受雇于张源、尹锡林,只负责放贷、记账、提示追债工作,不是公司出资人也不参与分红,其行为不构成犯罪;原判认定本案为恶势力犯罪集团,认定其为主犯,属认定事实错误。被告人彭坚提起上诉称:其没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和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认定其为恶势力犯罪集团的主犯没有事实依据;其有自首情节、系从犯、且身患疾病,请求对其改判缓刑。被告人彭涛提起上诉称: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其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也没有采用欺骗手段与被害人签订借款合同,也没有以各种借口单方认定被害人违约,其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原判量刑过重,本案不应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其是受人雇佣,属从犯,犯罪情节轻微,认罪悔罪态度良好,请求从轻判处。

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审判决第一、三、四、五、六、七项,即对上诉人张烈彬、尹锡林、胡美菊、彭坚、彭涛的定罪量刑部分和对赃款、违法所得的追缴;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即对上诉人张源的定罪量刑部分;上诉人张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100 000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总和刑期十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100 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100 000元(已缴纳)。

 

专家解读:

刑法条文中对于“恶势力”并没有明确的概念,但在司法实务界通常将“恶势力”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雏形,经过不断发展就有可能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故及时惩处“恶势力”犯罪集团,对于遏制黑社会性质组织产生并发展壮大,阻止对社会有更大危害的违法犯罪活动有着重要的意义。但是由于没有法律对“恶势力”的认定标准进行明文规定,故司法实践中对此一直争论不断。恶势力,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恶势力”一般为三人以上,纠集者相对固定。由上述内容可知,认定恶势力集团通常有三个要件,即“组织特征”、“行为特征”及“危害特征”。首先,恶势力犯罪集团通常由固定的纠集者经常性地组织他人共同实施违法犯罪,此外,组织的骨干成员也相对固定。恶势力相对固定的成员为三人以上,而不是包括临时被纠集者为三人以上,这是认定恶势力犯罪集团的组织特征;其次,需要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其犯罪手段具有多样性、犯罪具有多次性、违法犯罪种类具有惯常性和伴随性,这是恶势力犯罪集团应当具备的行为特征。最后,恶势力的严重危害,必须以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基础,以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内造成了恶劣影响力为评判依据,这是恶势力集团应当具备的危害特征。以上三个特征互相之间具有一定的关联性,没有基本的组织形式和一定程度的违法犯罪活动为基础,就无法造成实质性的危害结果即恶劣的社会影响,在认定犯罪组织是否为恶势力犯罪集团时,应当同时判断三个要件是否齐备,以确保司法判断的准确性。此外,恶势力犯罪集团一般无合法经济来源,经济实力较弱,没有大的经济实体,保护伞和关系网不明确,或层次较低,但其已具有黑社会性质组织雏形的特征,具有演化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极大可能,在司法实践中还应当注意对恶势力犯罪集团与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区分。

本案中,六个行为人在成立公司后,分工合作以个人名义从事小额贷款业务,再通过威胁、殴打等暴力手段追讨债务,非法获利已达120余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经构成敲诈勒索罪及非法拘禁罪。六个行为人在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过程中,形成了组织团伙,且有相对固定的领导者及骨干成员,应当认定已经具备了恶势力犯罪集团的组织特征;在受害人未按时还款的情况下,行为人纠集多人采取暴力手段,多次对受害人进行殴打、恐吓,应当认定已具备恶势力犯罪集团的行为特征;行为人在当地欺压百姓、为非作恶,扰乱当地的社会、经济秩序,造成了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应认定已经具备恶势力犯罪集团的危害特征。综上所述,本案中六个行为人已经构成恶势力犯罪集团,在对其进行量刑的过程中应当将其作为量刑情节之一进行考虑。


© 版权所有 黑龙江省法学会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法学会 意见建议:hljsfxh@163.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红旗大街433号 电话:045182297065


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4280号  黑ICP备14000005号-3  黑ICP备1400000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