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黑龙江省法学会 > 法律实务 > 正文
扫黑除恶——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案例
发布时间:2019-11-08 16:09:36 来源: 

甘肃省兰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王佐良、席宗信、米军、陈宏武、陈文强、邓玉文、苗承刚、赵立超、代冰岩、杨文朝、邓有才、李燕、范多丞、何兰芝等14人分别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开设赌场、非法拘禁、非法买卖枪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强迫交易、强迫妇女卖淫、容留他人吸毒等罪

 

裁判规则:

    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领导者所应承担的刑事责任的原则是: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应按照该组织所犯全部罪行承担刑事责任,但对非组织犯罪不应承担刑事责任。

 

基本案情:

2000年,王佐良以提升名气为目的,纠集张军等人持刀将吴某1砍致重伤。此后,王佐良因非法持有枪支罪被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20034月,王佐良刑满释放后又陆续组织席宗信、米军等人实施并参与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并逐步形成了由王佐良担任组织者、领导者,席宗信、米军、陈宏武及常学祖为积极参加者,陈文强、邓玉文、苗承刚、赵立超、代冰岩、杨文朝、邓有才、李燕、范多丞等人为一般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发展至2011年时已成为以“王老三”作为名号,王佐良为首,人数众多,组织结构分明,骨干成员基本固定,密集实施违法犯罪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长期在兰州市西固区、兰州新区等地通过开设赌场,以暴力索要赌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获取非法利益,用以支持该黑社会性质组织活动。截止到201311月,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兰州市西固区、兰州新区等地共实施了包括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开设赌场、非法拘禁、非法买卖枪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强迫交易、容留他人吸毒、强迫卖淫等十余起刑事案件,造成多人伤亡。该犯罪组织的犯罪事实主要有:

20008411时许,王佐良组织张军、柴克用持砍刀在兰州市西固区原综合市场“托宝茶屋”将吴某1砍伤,送医后经医院诊断,吴某1伤情包括:双前臂锐器伤、左侧尺神经及动脉断裂、左侧肌腱断裂、右尺骨多段骨折、右侧肌腱断裂、头皮裂伤。后经法医鉴定,吴某1损失构成重伤二级。

200522310时许,在位于兰州市西固区长青苑的长青俱乐部,王佐良等人因琐事持刀将瞿某砍伤,造成瞿某右小指毁损伤、右第34指伸指肌腱损伤、左第一掌骨基底开放性骨折、头部皮肤裂伤。后经法医鉴定,瞿某伤情构成轻伤。

2013111下午6时许,王佐良、席宗信、米军、陈宏武、陈文强、邓玉文等人乘坐面包车将王某2挟持至兰州市西固区22街区6单元402室和西固区杏胡台附近,期间,王佐良等人通过威胁、恐吓、拳打脚踢、垒球棒殴打及脱光上衣等方式逼问王某交代“扣点子”及其他欠赌账人员的信息。王某2在被控制期间逃脱,后于第二日凌晨,在杏胡台殴打现场附近被发现已死亡。经法医鉴定,王某2的死因是全身多发性损伤合并低温死亡。

20047124时许,王佐良等人在西固区古城夜市“小香港茶屋”消费,消费期间要求找小姐陪侍,因未提供相应服务,王佐良对服务生赵某女友钱某打耳光,王佐良及其手下还对赵某进行了殴打。

20136月,王佐良因与常学祖在修建房屋的费用方面产生矛盾,于是组织席宗信、米军、邓有才、代冰岩等人持枪到兰州新区寻找常学祖,期间因误认持枪将李某1所驾汽车拦截,致使李某1因此受到惊吓,此后又在兰州新区张某4家中,殴打张某4,威胁张某4说出常学祖的下落。

2011年,王佐良在兰州新区建设征地期间利用兰州新区中川镇方家坡村村民苗承彬承包的荒地,带领米军、陈宏武等人前往方家坡村村委会施加压力,威胁支部书记杨某2,要求获得不符合征地补偿标准土地的土地补偿款。2011123,永登县中川镇方家坡村村委会将属于村集体土地补偿款共计739 238.40元被迫支付给了王佐良。

2013年,王佐良强迫在兰州新区合伙拉沙的苗某2、宗某2向其交纳钱款,否则将禁止二人继续拉沙。此后,苗某2、宗某2在兰州市七里河区小西湖肛泰医院内向王佐良支付现金1万元。

20124月至5月间,陈宏武、李燕、范多丞及常学祖等人接受王佐良指示,在兰州新区中川镇范多丞经营的“麒祥乐岛KTV”和中川镇方家坡村常学祖自建空房内,组织宗某3、薛某、马某1、杨某4、孙某、李某3、马某2、马某3等人多次进行赌博活动,在此期间共抽头获利20余万元。

20129月至10月间,席宗信、邓有才等人根据王佐良的指示,在兰州新区中川镇“菡茗叙府”茶楼包厢内多次组织宗某1、张某6、魏某、薛某等人参与聚众赌博活动,在此期间共抽头获利30余万元。

20129月至20132月,席宗信、米军、陈宏武、陈文强、何兰芝等人根据王佐良的指示,在兰州市西固区河口镇大滩村大沟湾山里,多次组织高某、胡某、张万安、周某1、徐某3等人进行聚众赌博活动,在此期间共抽头获利60余万元。

20133月至5月间,王佐良指使杨文朝、何兰芝等人在兰州市永昌路紫金大厦2507房间内,多次组织张某9、薛某、张某10、严某、杨某1等人参与聚众赌博活动,在此期间共抽头获利50余万元。

20126月,为向高某索取赌债,王佐良组织米军、陈宏武、陈文强驾车将高某带至兰州市西固区元峁山、深沟桥、山水兴城对岸南滨河路边等处,并对高某进行殴打,在陈宏武、赵立超驾车将高某拉至天祝并取款2.8万元后将其放回。

20127月,为向马某1索要赌债,王佐良带领席宗信、米军、陈文强、赵立超、代冰岩等人在兰州新区中川镇用车辆强行将马某1带至兰州市西固区深沟桥广家坪附近,王佐良通过殴打马某1强迫其偿还赌债,并限制马某1人身自由数小时。此后,马某1一直四处躲债,王佐良等人则多次到马某1家中恐吓其妻张义燕。

20133月,米军受王佐良指使从西固区玉门街八街坊小区张某2处,以18 000元的价格购买了五连发猎枪一支。该枪后经司法鉴定,为“虎头牌”12号制式双筒式猎枪,对人体具有杀伤力。

20125-6月,兰州新区建设征地期间,王佐良、席宗信为强行取得工程承包,席宗信带领团伙成员数人阻碍兰州新区综合市场工地内兰州盛鑫建筑工程公司正常施工,造成该公司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07 068.51元。

20125月,王佐良与常学祖为强行承包兰州新区建设征地项目中新区二号湖工程,常学祖组织村民阻拦正常施工的北京东方园林股份有限公司作业,并强行从该公司承包价值80多万元的土方工程,后又将承包的该部分工程转包,并因此获利数万元。

2013年,团伙成员苗承刚伙同王彤在兰州新区中川镇“幸福里茶楼”,强迫李某4、郑某、周某2等多人多次卖淫,并从中牟利。

201311月,王佐良在位于兰州市城关区红星巷的租住房内,容留米军、席宗信、邓玉文等人吸食毒品冰毒;当月11日,王佐良在位于兰州市城关区和平小区2602室租住房内,再次容留牟某、邵某吸食冰毒。

公诉机关以王佐良、席宗信、米军、陈宏武、陈文强、邓玉文、苗承刚、赵立超、代冰岩、杨文朝、邓有才、李燕、范多丞、何兰芝等14人分别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开设赌场、非法拘禁、非法买卖枪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强迫交易、强迫妇女卖淫、容留他人吸毒等罪,提起公诉。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王佐良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10万元;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20万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非法买卖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3万元;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万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席宗信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5万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10万元。被告人米军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5万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3万元;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5万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犯非法买卖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13万元。被告人陈宏武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4万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3万元;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5万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12万元。被告人陈文强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3万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3万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6万元。被告人邓玉文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万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撤销(2013)安刑初字第00072号刑事判决对被告人邓玉文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的缓刑部分,与原判决所判刑法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2万元。被告人苗承刚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万元;犯强迫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5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7万元。被告人赵立超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1万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被告人代冰岩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1万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被告人杨文朝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万元;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4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6万元。被告人邓有才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万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3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被告人李燕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3万元;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5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8万元。被告人范多丞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万元;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罚金3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4万元。被告人何兰芝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5万元。被告人王佐良开设赌场、敲诈勒索兰州新区中川镇方家坡村以及强迫交易的违法所得,共计2 389 238.40元,依法追缴后上缴国库。被告人王佐良敲诈勒索被害人苗某2、宗某2违法所得1万元,追缴后发还被害人。扣押在案的赃款81 752元,扣除被告人王佐良、邓玉文连带赔偿的民事赔偿款54 480元,扣除发还被害人苗某2、宗某2的案款1万元后,剩余17 272元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1、朱某、张某1、王某3、王某4的经济损失55 480元,由被告人王佐良赔偿49 932元,由被告人邓玉文赔偿5 548元,且二人互负连带赔偿责任。

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其他诉讼请求。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1、竹梅莲、张某1、王某3、王某4以一审法院判决对王佐良和邓玉文量刑过轻,请求对王佐良判处死刑,对邓玉文予以重判;一审法院判决未支持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不当为由,提起上诉。被告人王佐良以一审法院判决对其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的认定不成立,对故意伤害罪的事实认定不清,对其构成的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量刑过重为由,提起上诉。被告人席宗信以其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判决对其故意伤害罪的量刑过重,对寻衅滋事罪、开设赌场罪、非法拘禁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事实认定不清,以及本案存在刑讯逼供行为为由,提起上诉。被告人米军以其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判决对其所犯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开设赌场罪、故意伤害罪的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对寻衅滋事、非法买卖枪支事实是否构成犯罪予以重新认定为由,提起上诉。被告人陈宏武以其不构成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开设赌场罪和一审判决对其是黑社会性质组织骨干分子、积极参加者的认定与事实不符为由,提起上诉。被告人陈文强以其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判决对其所构成的故意伤害罪、开设赌场罪、非法拘禁罪量刑过重为由,提起上诉。被告人邓玉文以其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判决对其所构成的故意伤害罪量刑过重为由,提起上诉。被告人苗承刚以其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判决认定其构成强迫卖淫罪存在错误为由,提起上诉。被告人杨文朝以一审判决在定罪和量刑期间未对其自首和立功表现及在开设赌场中的地位和作用作出认定为由,提起上诉。被告人李燕以其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判决认定其构成开设赌场罪与事实不符为由,提起上诉。被告人范多丞以一审判决对其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认为缺乏证据支持且事实认定错误,认定其构成开设赌场罪与事实不符,对其量刑过重,刑期计算存在错误为由,提起上诉。被告人何兰芝以一审判决过重,未认定其自首情节为由,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专家解读:

黑社会性质组织,是指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由此可知,黑社会性质组织具有如下特点:(1)较强的组织性,即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但并不要求所有的组织成员均共同参与、实施某项具体犯罪活动;(2)组织活动的多元性,即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实施的活动并不仅限于犯罪活动,也包含大量违法行为;(3)需具有特定的社会危害后果,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成立要以存在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为条件。基于以上特点,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应当按照其所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其中,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所犯的罪行需要具备以下条件:(1)犯罪行为不得超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的组织或领导意图;(2)犯罪行为的行为方式需要具备组织性;(3)犯罪行为要体现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利益,即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成员是从该组织的利益出发实施的犯罪活动。只有符合以上条件的行为才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所犯罪行”。

行为人领导、组织多人参与犯罪活动,并形成了稳定的组织形式,有明确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包含固定的骨干成员,并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用以支持其犯罪组织的活动;该组织同时通过暴力、威胁等方式,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伤害多名群众,扰乱社会生活秩序,其犯罪组织应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行为人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应当对黑社会性质组织中从组织利益出发由组织实施的未超出行为人组织或领导意图的全部犯罪活动承担刑事责任。

 


© 版权所有 黑龙江省法学会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法学会 意见建议:hljsfxh@163.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红旗大街433号 电话:045182297065


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4280号  黑ICP备14000005号-3  黑ICP备14000005号-2